走出大山的三線建設者——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十九冶發展紀實
來源:中國十九冶集團 作者:包國安 發布時間:2018年12月19日 訪問量:
+ . -

  國慶期間,中央電視臺財經頻道推出紀錄片《大山里的共和國建設者》,其中第五集《種子》播出了攀枝花鋼鐵基地項目,全面展現中冶集團作為中國鋼鐵工業的開拓者和主力軍,為中國冶金工業的發展立下的卓越功勛。

  在攀枝花鋼鐵基地的建設史上,中國十九冶作為主要承建單位,用一種肩負神圣的使命和信念,煥發出了偉大的精神,樹起了一座座豐碑。然而這樣一個功勛企業,在改革開放初期,曾一度受到市場經濟的沖擊,陷入“找米下鍋”的窘迫局面。為了生存下去,它憑借頑強的毅力,自力更生,深化改革創新,主動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模式,走出了一條改革創新的好路、新路,是冶金企業改革發展的一個典型代表和歷史縮影。這條路走的極其艱難,但氣勢恢宏。

  思想改革,打破區域禁錮

  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沒有十九冶就沒有攀鋼。然而,攀鋼卻解決不了十九冶人的吃飯問題。到1989年,攀鋼二期工程建設高峰期已過,十九冶施工任務銳減。如果僅靠攀枝花這方有限的天地,根本無法解決幾萬人長期吃飯的問題。于是增強企業的競爭意識,及時適應市場經濟的大潮,爭取走出峽谷,走向全國甚至走向世界成為企業發展的必然選擇。

  眾所周知,攀枝花是十九冶的大本營,但是因為地處西南邊陲,關在大山溝里的十九冶龐大的建設兵團,企業辦社會的沉重負擔,人才的流失,信息的滯后,市場的狹小,成本的加大,使其在市場競爭中明顯處于劣勢。企業要獲得大發展,必須要跳出攀枝花這個“小天地”。然而,嚴酷的現實成為阻擋企業前行步伐的最大障礙,該如何走出攀枝花去外面的世界搏擊潮流、搶占市場?要想打破這樣的局面,首先必須進行一場思想改革,扭轉十九冶領導干部及廣大職工過度依賴攀鋼市場的思想意識。

  當經濟日報記者和工人日報記者分別以《冶金部十九冶職工生活極為窘迫》和《昔日功臣 今日乞丐 十九冶五萬多職工和家屬極度困難,令人堪憂》為題,將企業瀕臨倒閉、職工基本生活無法得到保障的困難情況反映到國務院、全國總工會的時候。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吳邦國親筆批示:“關在山溝里是難有出路的,還是要在國內外大市場找飯吃。”鄒家華副總理在另一份內參上作了“多種經營,跳出只有一種專業范圍,可向一、二、三產業轉變”的批示。

  受到國家領導人的關心和指點,也因發展的迫切需求,中國十九冶打破思想禁錮,開始在全國各地,主要是沿長江流域的西南、華中、華東、華南等地區展開了激烈的市場角逐,以其特有的膽識和勇氣在競爭中再次為企業發展奪得戰略制高點。

  戰略改革:主動適應市場經濟

  當思想改革打開眼界后,采取什么樣的市場經營戰略成為了中國十九冶能否成功走出大山的關鍵所在,面對窘迫局面,一場戰略改革迫在眉睫。十九冶審時度勢,初步提出了“三、二、一”的戰略構想,即:鞏固攀西市場,發展國內市場,參與國際市場;建立建筑安裝和多種經營兩大支柱;在1991年達到國家一級企業標準。提出“要把市場開拓作為企業永恒的主題”這一響亮口號,制定了“走出攀西,出山入海,開拓大市場,爭取大發展”的戰略計劃。

  立足西南

  1990年初,十九冶組織隊伍開赴貴陽參與兩座42孔焦爐耐火材料砌筑施工,并于1993年底完成任務。

  1990年9月,十九冶拉開了云南省重點建設項目昆明煤氣工程的建設施工序幕。工程在地質勘察耽誤工期40天的情況下,經過十九冶職工的拼搶,于1992年1月24日建成投產,讓春城居民高高興興在過年前用上了煤氣。與此同時,十九冶承攬了云南省又一重點工程——引洱入賓工程。

  緊接著,1992年8月,十九冶叩開昆鋼市場的大門,參與昆鋼三號焦爐爐體砌筑、部分設備安裝等施工建設,按照合同要求要保證在1994年6月底建成投產。

  從提前、優質完成焦爐施工任務開始,十九冶在昆鋼建設史上留下了亮麗的一筆。1994年5月28日,三號焦爐建成并投產。該工程以質量好、工期短、造價低等優勢在云南省全優工程評選中全票通過。

  1996年出于對十九冶的高度信任,昆鋼又將六號高爐系統的施工任務交給了十九冶。

  幾年間,十九冶抓住機遇,占有了西南地區較大的市場份額,為公司的長遠發展和其后的“西部市場核心”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揮師華中

  西南市場的開拓與初步穩定后,十九冶的目光又瞄向了華中地區。湖北、湖南兩省擁有武鋼、湘鋼、衡鋼等大中型國有鋼鐵企業,其市場空間和潛力很大。

  1989年在得知武鋼正在立項籌建三煉鋼系統時,十九冶高層就向武鋼表明了參加三煉鋼建設的決心。

  經過幾番周折和激勵的競爭,1992年4月,武鋼決定將燃氣、熱力系統等公輔設施約1.3億多元建安量的項目交給十九冶施工。為了實現對武鋼承諾的確保工期、確保工程創優,在項目實施過程中,十九冶進行了精心的組織,嚴格按照施工程序和質量規范操作,盡量做到不留下任何質量遺憾。通過嚴格管理,艱苦拼搏,十九冶的施工質量和進度得到了武鋼的認可,樹立了良好的形象,贏得了很好的聲譽,十九冶又先后在武鋼中標承擔了焦化廠八號焦爐、硅鋼擴建廠區外部燃氣管道等工程建設。

  在一邊轟轟烈烈進行著武鋼的工程建設時,十九冶的另一只腳也踏進了湖南衡陽。1992年4月,十九冶與衡陽鋼管廠簽訂合同,參與建設投資8億元的高壓鍋爐管工程。歷時4年零1個月的時間,十九冶贏得了業主的高度贊揚,在衡陽這片熱土上,十九冶奉獻了一顆赤誠之心,用心血和汗水譜寫了一曲激蕩人心的篇章。

  挺進華東

  為了實施“出山入海”的發展戰略,十九冶投入較大精力,力圖在眾多競爭對手中“殺開一條血路”,再次把目光盯住了全國最大的鋼鐵企業——寶鋼。

  1992年初,十九冶獲悉寶鋼投資400多億元人民幣進行第三期工程建設后,便開始了艱苦的競爭工作。1993年5月18日,十九冶與寶鋼簽訂了承建1580熱軋精整、第二中央水處理廠、板材試驗室、廢鋼剪切打包、金屬木材混合堆場、二軋變電所、二煉鋼輔助項目等幾個工程的施工協議,建安工作量計6億多元人民幣。

  為打好寶鋼三期工程建設一仗,十九冶于1993年7月組建了上海寶鋼十九冶指揮所。參加寶鋼三期建設的十九冶職工顧大局,識大體,發揚艱苦奮斗、頑強拼搏、團結協作的精神和敢打大仗、惡仗的作風,克服各種困難,出色完成了施工任務,所有工程的進度和質量都受到業主的肯定。十九冶再次在寶鋼創立了良好信譽,與上海寶冶共同承建的1580工程獲“魯班獎”,充分展示了十九冶人的精神風貌。

  進軍華南

  上世紀八十年代,十九冶在深圳建設初期曾經修建了當時深圳第一高樓——環宇大廈,建造了著名的容奇大橋。然而,十九冶卻未能抓住大規模進入華南尤其是深圳市場的機遇。這給十九冶的發展帶來諸多遺憾。因此,1989年以后十九冶將廣深市場作為“出山入海”戰略的重要布局。

  此時的華南,是一片開發建設的熱土,十九冶在深圳廣泛參與高速公路及城市建設,很快在這一地區打出一片新天地。先后承建了深圳深南大道華僑路段、深圳市步吉東橋、廣花高速公路、羅芳立交橋、廣珠高速公路、佛開高速公路、沙頭角水廠、東莞公路等工程。同時,還投資建設了龍井石廠,并在香蜜新村、南海小塘建立了生活基地。

  一個一個市場,一項一項工程,一次一次談判。在短短五年的時間內,十九冶出山入海,開辟了上海、武漢、南京、寧波、廣深、昆明、重慶、成都、西昌等市場,形成了以攀枝花為大本營、沿長江一線重要城市布點的市場格局,這為后來實施“一江八點”戰略奠定了基礎。

  北上成都

  2004年初,十九冶作出“重心北移”、“在成都形成經營指揮中心”的戰略決策。“北上”工作擺上議事日程。

  2004年6月,年生產能力達2萬噸的都江堰鋼構廠開工建設,“北上東進”戰略拉開了序幕。

  2005年3月,成都大廈破土動工。

  2005年5月,在得知成都郫縣有極其優惠的招商政策并且希望和中央大型國企合作后,十九冶就開始積極準備在郫縣籌建生產和生活基地,同時希望參與郫縣地方經濟建設,進入市政工程、房地產等領域。

  2005年7月,中國十九冶與郫縣政府在4.5億元項目合作協議書上簽字。

  2005年8月,郫縣政務中心BT項目、成都高新西區十九冶工業園和研發基地相繼開工,“北上”計劃開始加速實施。到2006年底,“北上”雛形基本形成。

  2007年7月19日,十九冶隆重舉行成都大廈入駐儀式,經營指揮中心正式北上,標志著“北上東進”第一步順利完成。十九冶幾代人多年的夢想已活生生呈現在眼前。2010年,“北上東進”劃上了圓滿的句號。

  “北上東進”戰略是中國十九冶生存的出路,轉型的基礎,發展的動力,對于建立以成都為中心的“西部市場核心”形成強力支撐,不僅提升了市場的競爭能力,而且增強了企業的綜合實力。

  機構改革:多方位搶抓市場機遇

  中國十九冶在深化戰略改革,全面實現“北上東進、二次創業”目標的同時進行機構改革,將“一枝獨秀”轉變為“遍地開花”,以攀枝花大本營為中心,多地設立區域分公司和經營指揮站,融入屬地,以最快的速度捕獲市場信息,搶抓市場機遇。

  1990年,中國十九冶打開了重慶市場,參與四川省交通廳舉行的成渝公路第二期國際招標,中標三個標段,成為十九冶在國際招標中首次中標的項目,為企業參與國際競爭,特別是在重慶地區的生存發展拓展了空間。為進一步深耕重慶市場,1991年,十九冶在重慶設立了分公司。

  在揮師華中,圓滿完成武鋼焦化廠八號焦爐、硅鋼擴建廠區外部燃氣管道等工程建設任務的同時,為了更好拓展武漢地區特別是武鋼的市場,1995年3月,十九冶組建設立了武漢分公司。

  1996年6月,十九冶進駐浙江寧波,參與寶新不銹鋼一期的建設。寶新不銹鋼是世界最大的單一不銹鋼冷軋生產企業,年產不銹鋼60萬噸。由于十九冶在寶新不銹鋼的出色表現,二期、三期、四期工程又交給了十九冶。其中,一期、四期工程獲國家優質工程銀質獎。為更好地拓展華東市場,1995年,十九冶在江蘇注冊成立了十九冶南京分公司;1996年在鎮江投資建起了商品混凝土攪拌站;1996年3月,又在寧波組建了十九冶寧波有限公司。

  為有利于華南地區的市場開拓,十九冶于1991年10月將深圳工程處更名為深圳十九冶華南冶金建設公司。

  1991年12月,十九冶深圳工程公司在深圳市登記注冊。

  1992年7月,十九冶將海南分公司更名為海南十九冶工程公司。

  1993年6月,十九冶在廣州注冊成立廣東冶金建設公司。

  為了進一步拓寬經營領域,1994年6月,十九冶組建了深圳實業有限公司,以生產加工鋼構制品、經營國內商業、物資供銷為主。到1994年底,十九冶在廣深地區有深圳工程公司、廣東冶金建設公司等7塊牌子,有沙河、南海等8個基地,有9個二級單位,12個獨立核算單位,1280名職工。廣深地區經濟的蓬勃發展,為十九冶華南市場的開辟提供了廣闊的舞臺。

  在“北上東進”戰略實施期間,“三步走”思路更是將機構改革推向高潮。

  第一步,2007年前,建成都江堰鋼構廠、青白江鋼構廠、郫縣工業園一期、實久花園小區、郫縣商品混凝土中心站、中國十九冶成都大廈、郫縣實久紐維遜建材廠、武漢分公司工業園、昆明分公司鋼構廠、寧波分公司維檢中心、都江堰糖尿病專科醫院。

  第二步,2008年前,建成郫縣工業園二期、青白江設備租賃站、青白江電控廠、青白江京誠實久設備制造廠、北方分公司辦公區和都江堰雙180攪拌站。

  第三步,2010年,建成攀枝花中國十九冶大廈、南京分公司工業園、重慶分公司辦公區、郫縣研發中心,完成深圳分公司工業用地開發及沙河基地搬遷。

  “一江八點”,一個據點就是一個市場;“北上東進”一個方向就是一片未來。沐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中國十九冶勇立潮頭,無畏前行,通過深化思想改革、戰略改革、機構改革等一系列措施,勇敢地走出困境,闖出了一篇新天地。

  “我們是冶金建設的尖兵,天涯海角建鋼城。北國留下了創業的腳步,南疆飄蕩著奉獻的歌聲。開拓!我們敢干第一次;拼搏!我們敢奪頭一名。”這首《鐵軍之歌》是幾代人用生命和汗水寫下的豪言壯語,字里行間流露的是中國十九冶艱苦奮斗的創業史詩。

  如今,在中冶集團“冶金建設國家隊、基本建設主力軍、新興產業領跑者,長期堅持走高技術高質量發展之路”的戰略引領下,中國十九冶深化改革、創新驅動、轉型升級,大跨步向“新國企”行列并進,實現了跨越式發展。未來,這支勇立潮頭的冶金尖兵,必將續寫新的輝煌。


中冶微信號

輕推
篮球的胜分差技巧 中科匯聯承辦,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